▲山林女戰士鍾如云侃侃而討替農民爭取權利及為家鄉謀福祉。(照片/鍾如云提供)

山林女戰士鍾如云 對抗政府替農民爭取權利 為家鄉謀福祉

author
0 minutes, 4 seconds Read

▲山林女戰士鍾如云侃侃而討替農民爭取權利及為家鄉謀福祉。(照片/鍾如云提供)

記者/愛農文創編輯群

山林女戰士鍾如云在其父親辭世,辦理父親留下來的土地繼承權,才知道她們家的土地所有權竟然早已是政府的,她繼承的只是一紙租約。而且在台灣南部山區有很多的農民有著和她相同的遭遇。自此,她開始了不計辛勞為農民討公道而奔波、陳情之路,多次和林務局及相關主管機關進行激烈辯論。

鍾如云說,她就是承襲了父親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基因,對於不公不義的事,就會義無反顧的去想方設法爭取到底。

鍾如云找出當年日本戰敗撤離台灣,國民政府來台接收,由於日據時期山區土地清查工作只做到台中以北,因此,台中以南的山區平地人民幾乎是沒有土地所有權證明,遂被政府一一收回國有,後交由林務局管轄,而林務局後來竟依民國65年制定的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之規定,以林地租約逼迫農民就範。

▲山區林間到處都是先民開墾的足跡,見證農民實際耕作現況。(照片/台灣扶農協會提供)
▲山區林間到處都是先民開墾的足跡,見證農民實際耕作現況。(照片/台灣扶農協會提供)

據瞭解,成千上萬的農民的土地是早在幾百年就已落戶耕作,政府卻以一種搶奪農民賴以為生的土地的粗暴手段來對付他們,導致農民長期以來一直飽受政府欺壓、身心受到煎熬,而無法安居樂業。雖然林務局近來印製的宣傳手冊說「務實放寬,林農換約不卡關」,一直向農民宣導,但是鍾如云說,「說不卡關,但限制條件一大堆,結果一樣是原本所設限的條件,牽扯出無法訂約云云,都只是一場騙局而已」。政府根本不想把土地還給農民,而是以50多年前的空照圖來判定農民耕種與否,卻不以農民實際耕作現況做為依據,更何況現狀無論是果林、竹林、木林或是雜林都是農民的先祖開墾耕作,所以才有今天的各種林貌。

鍾如云強調說,她對於失去祖先世代留下來的土地與其生存權利的農民感到同情,更是想盡心盡力去替他們打抱不平,雖然她覺得自己的主張應該會像是「狗吠火車」不會有什麼成效,但她表示她絕對不會放棄替農民討回公道的心願。她呼籲政府要把土地歸還給農民、要撤銷對農民拆屋還地的告訴案件、要依憲法保障農民的財產權、工作權與居住權。

▲嘉義縣政府公車處幸福公車。(照片/本報網路翻攝)
▲嘉義縣政府公車處幸福公車。(照片/本報網路翻攝)

此外,鍾如云雖然16歲即離鄉至北部謀生,離開家鄉已逾四十載,但一直對於自己的家鄉有著濃烈的情感,在歷經前面所述的事件之後,她更認為自己必須多為自己的家鄉盡一份力。鍾如云的家鄉在嘉義縣竹崎鄉金獅村出水坑,她訪查當地居民的需求,一一記了下來,她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好好的為家鄉服務,在今(2022)年初即為地方爭取增設三處公車站牌,便利村民進出,並且在她的據以力爭的情形下,嘉義縣政府公車處表示願意再增闢幸福公車路線。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0
你的購物車
  • No products in the cart.